只是在一瞬间做了个不自量力的梦而已 ——写在去上海工作之前

发布于 2021-12-07  246 次阅读


所有自以为是的收获和成就在风暴略过之后都只会是过眼云烟——你以为自己已经从一株花苗长大开出了美丽的花朵,但那只不过都是梦,其实自己只是花丛旁边陪衬的灌木而已。

阅读前提示:这大概只是一篇充斥着个人情感的流水账,如果你最近真的闲到有兴趣阅读我的文字,那十分感谢。

12月7日,面试结束后一周,再过两天我就又将从呆了大半年的家里出发,去往一个我从未久居的城市。

从4月16日辞职,到5月初回到太原,再到12月重新离开家,这几个月间几乎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不是刻意回忆,我似乎都忘记了我年初笃定信念要辞职回家的理由是什么。

3月,因为自行服用头孢类药物发生过敏性休克,我自己打着车去杭州某军医院,在抢救室躺了整个后半夜。左手戴着血氧监测仪、右手被护士担心四肢痉挛而插着钢针、身上贴了好几处监护仪的我,从来没想到一个自己吃过七八年的消炎药会导致如此地步。当时我自己对病情并没有什么危机感,直到危机解除拔掉输液管去领药的时候,大夫才和我说:

“你如果当时晚来15分钟,我真的不能确定还能不能救的回来。”

我顿时惊愕到了,但更多的是后怕——如果我的Apple Watch没有提醒我心率异常升高呢?如果我没有开灯看我身上有没有红疹而以为脸发烫只是普通的发烧呢?如果我当时已经四肢无力没法自己下楼,甚至没法自己拨打120呢?

所有的后果我都不敢去设想。可以说能在最快速度发现自己是过敏、最快速度打到车去医院这个结局,已经是我能想得到的最好结局之一了。而医生临走前交代我,48小时内尽可能呆在有其他人的地方,如果出问题随时打120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平时呆的有其他人的地方,似乎只有公司。虽然公寓也有同住的室友,但在大家都各自在各自房间的时候,想让别人发现问题确实很困难。

于是我想离开了。其实在杭州的几个月并没带给我多少快乐——我没有试图转户籍地、给车换牌照的原因,很大部分要归功于少得可怜、交完房租吃完饭就没了的工资。因此我并没有多少留恋,大概我对西湖和西溪两大景区的感情就可以约等于对杭州的感情了。不管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心情好的时候,西湖、西溪、大运河周边的景区,几乎都是我周末出门的首选目的地。作为一个北方孩子对于水的好奇和喜爱,还是远甚于山的。

离职的过程倒是很顺利,因为某可爱的公司忘记在试用期到期后和我续签劳动合同了——当然我也没有追究。大家并没有闹僵,让我尽快滚蛋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直到我5月初回到家里,才发现事情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本来我的打算是在太原休息一半个月然后继续去外地找工作,目标城市大概是上海和广州。但回家以后,祖父就开始病重住院,本身我家庭成分就和正常人非常不一样,祖父住院、祖母去陪侍后,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每周还得去医院换个班,过了两个多月的浑浑噩噩日子。

祖父去世后,这种浑浑噩噩和悲伤的情绪交叉起来,又过了两三个月这样的日子。这段时间,我甚至没有心情反思自己当年回家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只知道本来就不太正常的家庭这次彻底破碎掉了,老爷子去世后大家再也不用藏着掖着在乎当家的感受了,当年被我当作避风港的家庭现在顿时变成了被炸弹炸毁的港口。港口的船只只会想着逃离。

在9月底尸检报告出来以后,我就已经计划着继续去外地找工作了。但碍于医疗纠纷的调解工作并未结束,很多事情需要我频繁出现且几乎都只会提前一天通知,我基本无法离开这里。

直到11月月底,调解委员会通知我赔偿金额已经计算完毕,到了交最后一次材料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但因为我已经产生了近7个月的简历空档期,上家公司的规模和项目知名度又并不高,找工作也是个很艰难的过程。最后的结果经常看我话痨朋友圈的朋友可能已经都知道了,自己投的简历一个没过,被迫跨行进了一家制造业企业做展会策划和新媒体。

其实我个人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也还算满意,但依旧对我投的简历都没通过有些耿耿于怀。到最后,我认为合适的、我认为我工作经验完全能够胜任的工作没有要我,反而是一个我从没想过的行业发来了offer。

最后的最后,也只是为了逃离。

回顾自己从做活动到毕业入职的这段时间,其实我做的事情并非无可替代、也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不过是刚好在合适的时间、我这个人出现在了合适的地方罢了。一切都可以用“运气”来解释。

而19年夏天到现在的霉运故事,也可以用“运气”来解释,大抵只是此前运气好的因果报应而已。

而在这期间,我几乎没有努力过什么,没有为了自己的目标去奋斗过什么。说是懒也好,想凭运气也好,大概都是我自己的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在家呆了半年,现在的我,胖了30斤,鼻塞严重到需要重度依赖止痛药和激素类药物维持我的“无痛呼吸”,而不做手术的原因也只是我害怕麻醉,在祖父的麻醉手术出现问题以后,我对这种在术中自己一无所知的手术还有着非常深的恐惧。我宁可看着医生做的每一个动作,扎针、输液、抽血的时候我都会眼睁睁看着针扎进去,可能只有眼见才会让我安心吧。

这段经历大概注定会成为我的心结,同时对于新工作的未知也让我对能否胜任这个工作保持着很深的怀疑。但是事情终归还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至少我可以离开家庭、离开这个满是黄土的地方,少花一点洗车钱。(大雾)

以前我就曾经觉得,家庭关系或者说血缘关系,其实是所有人际关系中最不靠谱的关系。因为爱情、友情都是自己后天选择的,产生什么后果或多或少和自己的判断有一定关系——但亲情却是依靠血缘关系强行联系起来,没有任何牢固性。这段话在我自己的父母家人身上,简直体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不论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大概都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景安 2021年12月7日 睡前胡写